九月烟火

【巨人主要放在隔壁小号……土豆炖大鱼】
【这个号……主火影海贼……的样子】
【活在冷CP里的人】
最近萌的CP:【饥荒各种CP】【巨人各种CP】【以及各种CP】【喂你够了。

从小号搬运- -

[火影/水佐]Blessing

前话:

坦诚:这是基友以前喜欢的CP,然后因为喜欢基友,所以就写了。

所以我差不多要从这个CP中毕业了。就像从火影毕业一样。


————————————————————————————


Blessing


001


“世界毁灭吧,世界毁灭吧,世界毁灭吧……”

  耳边不断响起香磷阴暗地诅咒声,水月不自觉掏了掏耳屎,又将掏了耳屎的手拿到嘴边吹了吹,最终似乎是终于忍受不了香磷的声音,他裂开嘴无奈地说:“你可别忘了,世界差一点就被辉夜毁灭了,那个时候你还楚楚可怜的扑在我怀里大哭着说世界不要被毁灭呢。”

  听到水月所说的话,香磷条件反射的撸起自己的拳...

题目叫做,《叶修带着包子和包子回家》


——————————————————————————-

画画真不是我的拿手活。= =今天没有面试,闲得已经蛋疼了。

明天继续找工作OTZ,以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写出东西呢。我。


画到一半发现有BUG,但是懒得修改了。

啊以及一边画画一边思考人生还是没能解决我的烦恼= =

送给已经把我拉黑的基友【喂

改天

改日再把其他东西搬过来吧。

于是滚去玩迷你世界了。

哦这是我从小号搬运过来的。小号已经被弃了。

以及不会画画的作者君,难得画出了一个稍微比较好看的画。OTZ感动。

这是塔里克【原版的还没有变成筋肉男的塔里克。

我一直坚信着……原来的塔里克是成为了替罪羊,才被送到那座山上。

那之后塔里克被神明的力量强占了身体。开始变化。变成了一个跟从前完全不一样的塔里克。

其实还是很怀念以前那个塔里克的……

十几分钟鼠绘产物。我怎么感觉其实我在黑他们【喂

= =啊。这个终于到货了,有点小开心啊。

手办到了就是忍不住【来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如果今天是世界末日

那就好了。

明天我的生日哦,生日快乐。

[火影/水佐]Time

很久之前的产物了,最近突然翻出来了,嘛。总之先丢上来吧。

——————————————————————

001、Come back to the past

  ——我们所在的世界发生了一件令那群无聊的家伙震惊的事情,这件事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那件事却像一只蝴蝶一样掀起了涟漪效应并且带走了他。


  几个月前。

  木叶村上方的天空一片漆黑,水月扛着大刀站在佐助身边一脸幸灾乐祸地站在高处瞭望着天空:“哈哈,佐助,真希望上天来一个天雷把木叶劈成两半。”

  佐助冷哼一声向...

最近日漫已经满足不了我了,所以补了国漫,女娲成长日记什么的。然后发现了一个不应该是正太但是被我看成正太的家伙!!!!!
不会画画的写手君忍不住画了一发,完全……画成了……两个人……!

[海贼王/萨艾]LOVE LETTER

LOVE LETTER(520果然要写点什么)


我最亲爱的兄弟,艾斯:

  虽然开头我想习惯性的写下写信用语“最近过的好吗”,但是下笔的时候却无从下手,大概是因为我的心中已经知道了你死去的事实,事到如今想要装作你还活着的样子给你写这封信,反而显得我有些自欺欺人。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在写下了这么一大堆废话之后,还是想询问你一句:

  ——最近过的好吗?

  我最近过得很不错,前几日还跟路飞见上了一面,他的身边围满了属于他的同伴。一想到我们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已经长得这么大了,我总会感到十分欣慰,不知道你是否也会有这样子的感觉?

  对了对了,原本属于你的烧烧果实现在...

[黑篮/赤绿]Come along

  赤绿


-赤-

[1]

  “就是这里了哦,征十郎快进去吧。”

  在母亲温柔的催促下,赤司瞥了眼吵闹的小学,十分的不想进入这种吵杂的地方。

  似乎觉察到赤司的不高兴,诗织温柔地揉了揉赤司的红色短发,蹲下身帮赤司重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校服,柔声开口,“妈妈最喜欢勇敢的征十郎了,等征十郎放学后,妈妈准备一边做晚餐一边听征十郎讲讲自己在学校的故事哦。”

  听到母亲的鼓励,赤司的眼中稍稍亮起了一丝光,他小幅度的点了点头,对母亲露出了腼腆的笑容:“我一定会带着很多很多的故事讲给妈妈听的。”

  “嗯,妈妈期待着哦,征十郎。”

  “嗯!”

  赤司往前走了几步,回...

不会画画的作者君找到了以前画的夏露 - -

OTZ对不起身体结构一塌糊涂,但是还是觉得挺有爱的,所以不知廉耻的放了上来。

成年露西X幼年纳兹


大家好,不会画画的作者君又开始瞎搞了

[海贼王/柯罗]接下来一定可以

  戴着贝雷帽的瘦弱少年惊慌失措地奔跑在街道上,身后的大火染红了大片的天,也染红了不断奔跑着的少年的后背。

  满街的尸体和鲜红的血几乎让奔跑的少年惶恐得发狂,他不停地奔跑、逃跑、躲避着追击他的人们,却不知哪里才是他该逃的地方,他甚至不知道这条路有没有尽头,但是又不得不被迫地奔跑起来。

  “发现他了!”

  “他在这里!”

  少年的身后不断响起大人们的追击声,惊恐的少年猛得扭回头,无数只枪支的枪口对准了他。那些冷血残酷的人们,毫不留情地扣下了扳机。

  少年绝望地跌跪在地上,却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是谁?

  少年茫然地看着背对着他的高大男子...

[海贼王/柯拉罗/萨艾]拥抱

01

“砰咚!”从柜台墙壁后的货柜里传出了一声巨响,站在柜台前正在擦拭杯子的萨波默默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杯子走向墙壁另一边,看见一个男子被重重货物压在下方。
“又摔倒了吗,柯拉松先生?”在这个男子刚来到这里的前几天,萨波看见这个男子摔倒在地的时候还会担心一下,后来见多了,他就渐渐习惯了这种事的发生。
被货物压在最底层的柯拉松艰难地从货物堆里伸出手,对萨波露出了一个“OK”的手势。
看着柯拉松先生身上沉重的货物,萨波好心帮柯拉松先生搬走了一些。刚准备将这些货物搬到前台,萨波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停了停脚步,“说起来,知道艾斯去哪了吗?我今天一天都没有看到他了。”
保持着被货物压着姿势的柯拉松摇...

昨天和女朋友出去玩了,开心=v=。

对了我的女朋友叫做露西,全名露西哈特菲利亚

天空,乌云密布

手机摄影,傍晚的天空

[东京喰种/永研]一直注视着

-1-

“躲好了吗?”

永近惊慌的转过身,望向空无一片的四周,“谁在那里?”

“躲好了吗?”一个清晰的童声响起,这个声音似曾相识,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永近茫然地张望着四周,却始终找不到这个声音的源头,因为这个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出来的声音。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永近握紧双拳,毫无头绪的行走在这片只有黑暗的地方。

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什么都记不起来,大脑一片空白,唯一记住的,就只有一个名字。

“金木。”这到底是谁的名字,为什么念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会觉得十分的开心,但是同时也感到了巨大的悲伤。

空荡巨大的黑暗世界里,刚才响起的那个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躲好了吗...

[妖精的尾巴/雨露]另一个未来/那一日/绝望的未来

  死了……大家全都死了。

  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还活着呢?

  格雷大人死了,里昂大人也死了,大家都死了,都被龙杀死了。

  眼中暗淡无光的朱毕安跪在一具具尸体前茫然地望着被染红的大片天空,她身后挂着一个被击穿了的旗帜,旗帜上画着半个妖精的尾巴图案,剩下半个图案被烈火燃烧殆尽,正如他们现在的情形一样。

  妖精的尾巴,大家,几乎全都被突然闯入这个世界的龙杀死。

  格雷大人和里昂大人在跟龙的战斗中,被龙轻而易举的杀死,公会里的灭龙魔导士没有任何一个人打败一条龙。

  这个世界里面的人类正在加速毁灭。

  绝望已经来临。

  “朱毕安——!!”一个熟悉的呐喊声响起。

  朱毕...

[东京喰种/永研]时光窃贼(遗书)

时光窃贼(遗书)


-Light-

致我最重要的友人金木:

  嘿,金木,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玩耍的那条河吗?

  没错,就是你掉下去的那条河。

  哈哈,我这么说的话,你应该记得起来吧。

  夏天的时候,河边飞出了好多漂亮的萤火虫,我们两个人约定着第二天带着纸袋一起来捉萤火虫,结果到了第二天,我们还没来得及捉萤火虫,你就失足掉进了河里。

  当时我被吓得脸色惨白,立马跳下河抓住你的手。

  还好那条河并不是很深,就算是不会游泳的我也勉强在河里站直了身体。

  至于你,金木,你忘记了吗?当时你比我矮一截啦,所以你掉下去的时候,就像掉进深水中一样惊慌失措。不过那...

蝉壁咚,我也来一发好了,夏露。

我萌萌哒,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2015

2014最终过去,2015又将是新的选择和磨难。

希望今年还能继续写出想要写出的东西。

以上。

于是不会画画的作者君又开始闲着无聊画画了……【好吧其实作者君只是因为最近码字苦手,才闲着画画的。嗷嗷,总之感谢陪着我一起画画的小伙伴……有了小伙伴的提点,我才能画出他们

12
©九月烟火 | Powered by LOFTER